您的位置 首页 抽屉热文

曾经,我也是一个脑残(原文已和谐)

我的读友当中有不少是老人家,老人家当中有不少加上我的微信后,会发出如此惊叹:“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深刻的认识。”其实,说深刻过了,迄今为止,我所写的都不过是非常粗浅的知识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基本的常识而已,不怪老人家因为我写的普通的常识而为之惊叹,因为正如前不久一句网言说的:“据说现在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是——他是有基本常识的。”
 
有基本的常识,就有分辩是非的能力,就能区别于傻子了。但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不似大多数那么傻的时候,回首过往,我蓦然发现自己曾经其实也是一个傻子。
 
曾经,我以为人活着有果腹之食,有四季衣裳可穿基本上实现了人最大的价值。但后来亚里士多德说:“人生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,而不只在于生存。”我由觉醒至思考,由浑浑噩噩渐渐至清清醒醒。
 
曾经,我以为所谓的文明社会,所谓的发达郭嘉,指的是以年纪论的几千年,指的是器物层面的东西,比如巨楼广厦,比如璀灿的烟花,比如航天器上天,比如基滴披很大。弗洛姆说:“有些人在幻觉下生活,他自以为他了解他所想要的东西,而实际上他所想要的是他人所希望他要的东西。”说的就是曾经的我,我自以为了解所谓的文明所谓的发达,其实是“他人所希望他要的东西”,真正的文明是什么?是把人当人,是让弱者活得有尊严,恰如胡适所说,是否文明主要看三件事,一是如何对待小孩,二是如何对待女人,三是如何对待闲暇时光。其中前面一和二至关重要,因为让弱者活得有尊严才是文明的社会。
 
曾经,我以为自油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后来才知道真的自油是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,哈耶克一书引语告诉我:“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,只服从法律,那么,他就是自由的。”
 
曾经,我以为人人想当官是人之常情,也是人之正确的选择。但后来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猛然提醒了我:“一个国-家所以能够独立,那是由于国-民具有独立之心,如果人人都想当-官,举国上下都是老一套的十足官气,那么国-家无论如何不能强盛。”人人想当官是没希望的,有希望的是具有独立之心,有独立之心的人才不会依赖人,不会怕权威,不会唯唯诺诺地失去了我,更不会阿谀谄媚人。
 
曾经,我以为倪萍董清杨澜是每个争当上游的女性的榜样,她们外表漂亮优雅,吐词有情带泪,轻易间就打动了人心,轻易间就俘获千万人的心,做女人,就应该做这样的女人。但后来,我才知道外表的美不过是一副空皮馕,心灵美才是有灵魂的女人,如柴静,如袁立,如资先生,她们才是我应该学习的榜样。
 
曾经,我以为幸福最重要的就是两个字:比较。买得起房的人,比买不起的人幸福,吃得起山珍海味的人,比粗茶淡饭的人幸福,居住城市的人,比走不出村子的人幸福。后来,我渐渐明白,这种“比较”相当于脚踩他人一脚,这种比较有何幸福可言?真正的幸福应该是,用自己的优势帮助他人,而不是居高临下地蔑视他人。
 
曾经,我以为飞出笼子里的鸟是有病,曾经,我以为世界不过就井底那么大,曾经,我以为多管别人闲事为他人不幸而呐喊是吃饱了撑着……曾经啊曾经,谁没有这般地幼稚过,脑残过,傻呼呼地过?陀思妥耶夫斯基说:“一个人一旦认识到自己是傻瓜,他就不再是傻瓜了。”我认识到我的曾经也傻过,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浑浑噩噩地活在幻觉中,活在柏拉图的洞穴里,但认识到我的傻,我就开始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世界,我不再傻,也就有了基本的常识。
 
或许正是基于这一点,我也曾这样由傻的路上走过,所以,我对现今没醒的人抱着理解的态度,谁没傻逼过?就连王朔都说:“当我还是傻逼的时候……”曾经傻过不要紧,只要还懂得醒,所以,我不会一言不合或者看不顺眼就急忙删除那些似醒非醒的微友,当我写下美国许多家庭将我们的残疾儿抚养得花儿一样自信美丽时,就有数位微友感谢我让他知道事实,让他不再傻下去;当我写下普世产品的发明和生产没有一件是来自伊叙朝时,也有曾不同意我的微友说事实确是如此,并且说会让更多人知道事实。
 
没有人是天赋异禀,一生下来就懂得许多事,也没有人不需要经历就由糊涂到清醒。万幸的万幸,我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你,让我懂得许多基本的常识,如果有人惊叹我小小年纪竟然有深刻的认识,其实,我也曾是一枚傻子……
抽屉:更多内容可以关注上方公众号,我会尽力分享更多优质资源

为您推荐

你为什么总是批评?(原文已和谐)

大概半个月前收到有一条评论:“你为什么从不赞美,为什么看什么都不顺眼,动不动就批评,我看最应该检讨的就是你自己!”   ...

警惕那些叫嚣打仗的“人”(原文已和谐)

有些人又在叫嚣战争, 平时怂得一比, 老人倒了不敢扶, 小孩伤了不敢叫, 小偷来了不敢斥, 自己利益损失了不愿争取, 偏...

为什么大多数人是无趣的?(原文已和谐)

人可以无知,但不能无趣,这就话是贾平凹说的。 他的意思是,无趣比无知更可怕。 就像木心说的:“无知”有救、“无趣”没救。...
妓女尚留腰间红绳,银行却抛基本底线!(原文已和谐)

妓女尚留腰间红绳,银行却抛基本底线!(原文已和谐)

文|吴秀才 说到底线问题,今早看《随园》,读到袁枚和一个妓女闹掰的章节,本身寻春千金散,奈何十娘只李甲,羞怒之下,悻悻而...

底层这么惨,捐款打仗的那些人没看见?(原文已和谐)

大概是一年前吧,有位教师火爆网络,火的原因是她对着镜头说:“如果打XX,我就捐半年工资。”   好像是上个月吧,在友圈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