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疗伤音乐

现在李志的存在 只在回忆里

直到昨天,我才真正的意识到,在网络上,我的隐私、人格一文不值

古人书信交流,会有被泄露秘密的危险,但如今,已经不存在秘密。

在现实里,我会为了隐私和外型,而穿着衣物,于是身体隐私得到了保护,到了网络上,为了同样的理由,我会拥有多个账号,存储不同文件信息。

天真以为,这样依然可以保护好自己,最后,却发现有这么一面单面透光的镜子,在镜子对面的我,精心修饰、打扮,在他们的视线里,我依然是果体的,赤条条的暴露在探照灯下,站在他们的面前,只要他们想,我就没有秘密,如同任宰割一头白皮猪。

我所保存的视频,所留存的文件,他们不费吹灰之力,就让它们消失。我们行走在他们为我们虚构的世界里,我们的一切没有暴露在阳光之下,却出现在他们的监视器上,我们的思想、意识,任人偷窥,议论品味。


人人都在享受着互联网生活的便利,却没有意识想要抹掉一个人网络上的社会存在是如此的轻而易举

一个在胸口文着中国地图的人,一个唱着民主自由的人,一个在一个版权意识淡薄的国家坚定不移的与大企业做抗争,正确合法的维护着自己的权益的人。一个与歌迷们唱着这个世界会好的人。

他被消失了,迅速的,全面性的,反应程度、手段、力度、远远强于、超出清除流行病毒、抓捕罪恶滔天之人等行为。他被自己的国家抹灭了,自由不再。

没有辩白的机会,因为没有对他进行任何的定罪,没有对他进行任何的谴责,不由分说的抹灭他的一切。

传言行为不端。

呵!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

嫖娼、吸毒、偷税,不见天日的演艺圈里,清白之身不再的人不计其数,他们认错,反思,委曲于势力和市场,他们可以过段时间依然可以活得很滋润,度过风头再继续出来敛财,总有人接盘。滑天下之大稽。

对于此,我们甚至问不出个简单的为什么,因为,在被操控的世界里,已经没有了这个人,仿佛这只是个简单的姓名“李”和志气的“志”两个字的组合,与其他任何无实意的词语毫无两样。消灭一个人的社会存在,是如此的轻而易举。

我们如何对一个不存在的人发问,为一个不存在的人申辩。

这是我所感到巨大的悲哀和无力感的来源。


曾有戏称说北大的全称不叫北大,而应该是北京人大学。

我以为,这也许是个好的世界,但更是属于少数人的世界。

我的思维和意识可以被偷窥,但不能被窃取。我脑子的旋律告诉我,他在这里。最后,有个逼哥的音乐分享群,加我微信yimai779,对暗号,进群把那些曾经在南京,在郑州,在热河,在山阴路…的记忆收藏下来?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