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理想国

饭局上的偷拍者,为什么最无耻?

这两天,微信群内一则实拍小视频引发关注。在某饭局上,演员苏小明因为爆粗口,而被同桌偷拍,于是视频在网上流传。苏小明在朋友圈发文,对拍摄并上传视频之人进行曝光,并谴责其“无耻”。私人聚会,最讨厌那些未经当事人同意,就把人家视频和照片发网上的人。因为那些在饭局上说的没问题的话,一放到公共领域就会有不合理的地方,搞不好就把一个人毁了。

前有毕姥爷之鉴,再早还有《最后的晚餐》里的犹大。大家普遍的共识就是,告密可耻,私人饭局偷拍私人生活可耻。其实,我还想起了另外一件事:前些天,四川木里森林火灾扑救中牺牲烈士的追悼会在网上直播,有人截取了一张图发出来,图中有两个人面露笑容,他们的身份很可能是官员。

截图者显然是要激起网友的愤怒,果然有人一点就着,“这种场合,你俩也能笑得出来”“恶心”“应该调查下这两个人”。我对这两个“坏人”却非但恨不起来,反而有些同情。因为,表情监督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。就像,之前自己参加过的葬礼、追悼会之类的场合,自己也并不能保证每一分钟都表情沉痛,我想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。

单凭饭局上的几句粗口不能判断一个演员在生活中的品德,单凭一张截图中的笑脸也不能断定一位官员是否合格。反而是这种断章取义、上纲上线的监督使每一个人都脊背发凉。这几天发图卦,一直被屏蔽,我猜不出原因。昨天我才闹明白,原来是那个逼哥。就这样一个在胸口文着中国地图的人,一个唱着皿煮自由的人,一个在一个版权意识淡薄的国家坚定不移的与大企业做抗争,正确合法的维护着自己的权益的人。一个与歌迷们唱着这个世界会好的人。

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就被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人人都在享受着互联网生活的便利,却没有人意识到,想要抹掉一个人网络上的社会存在是如此的轻而易举。所以说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饭局的风波亦如此。假如一名演员不是酒后失言飚了脏话,而是无端辱骂服务员,那么偷拍者就不可耻而是在伸张正义了。接下来,身败名裂,退出娱乐圈,也是理所应当。问题是,苏小明的粗口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。追悼会现场无意流露出的笑容也伤害不了谁。逼哥也只是被传言行为不端,这些都令我们始终感到巨大的悲哀和无力感。

现在的舆论场的确揭露了许多事,推动了许多事,如果没有舆论,那些所谓“迟到的正义”注定要缺席。只是有些时候,舆论对一些个体言行的过于精细、严苛的监督使人骇然。一个人不小心说了几句出格的话,或者被挖出以前说过出格的话,便会被要求“滚出XX圈”甚至“滚出中国”。被揪出来的人哪怕认错了、道歉了,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原谅,而只会得到又一轮诛心式攻击。

所以,为了避免给锵锵的嘉宾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这个公众号改变在所难免。我一直以为,只要摧毁的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信任。这种信任的重要性,超过意识形态,超越各种理想和主义。一旦失去这种最基本的信任,他人皆是地狱。是啊,公众场合与私密空间如果没有界限的话,会导致一个人人自危的社会。试想,你躺在被窝里和老婆发几句牢骚,都有可能成为别人口诛笔伐的对象,这样必然导致小人横行,告密盛行。

更何况锵锵早期的音频,嘉宾都是以敢说著称的。这些潜在的风险,跟言论的自由有一部分的关系,但本质上并不是言论问题,而是斗争问题,如果别有用心之人想搞你,整你,抓你的小辫子。这样的事,在任何社会、任何年代,都发生过无数次,以后也还会发生。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。记得以前经常做锵锵嘉宾的童话大王郑渊洁,早年间名声在外,形象极佳,为人特立独行,常怼身边乱象,还杠过中国作协,得罪过一大票童话作家同行。

有次文涛问他,为什么得罪了那么多人,但是几乎没有被挖出过什么黑料。部分原因是因为早年间的舆论场还比较开明。还有原因是因为,根据其自述,以吃素为由,平时基本拒绝参加任何饭局,实在推脱不了的,自己带一桶方便面上席……这样的话,虽是笑谈,但也基本杜绝了被人抹黑的机会。

可惜我们太爱热闹,独来独往的大侠太少。又太执着于权力、名利,老了也舍不下维护关系。名人明星,不扎堆不行;富豪企业家,不抱团不行;企业家和当权者,更是免不了时常沟通。所以饭局永远少不了,继续成为坊间秘闻的发源地,继续成为曝光炒作的重灾区。在痛斥人性卑污之余,也需要反思一下我们这个民族的不良习性。

祸从口出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最后,有个逼哥的音乐分享群,加我微信yimai779,对暗号,进群把那些曾经在南京,在郑州,在热河,在山阴路…的记忆收藏下来?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