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

方方武汉封城日记(汇总)

近些天,作家方方的武汉日记系列文字记录受到大家关注,她的日记将注定是这段特殊时期最重要的资料。

为方便广大读者阅读,本站特将自正月初一至今的全部日记进行汇总,以飨读者。

如需查阅更多信息,可关注公众号“抽屉”

正月(1月25日-2月22日)

正月初一

方方:高科技作起恶来,一点不比瘟疫弱

正月初二

方方:国家支援的力度越来越大,更多的医护人员赶来武汉

正月初三

方方:口罩代替了猪肉,成为过年最紧俏的东西

正月初四

方方:换一个温暖点的角度看市长的帽子事件

正月初五

方方:走到今天,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祸的比重

正月初六

方方:这是比冠状病毒更为恶劣更为持久的疾病

正月初七

方方:武汉人有多少人在这场灾难中家破人亡?

正月初八

方方:中国人一向不喜欢认错,也没有多少忏悔意识

正月初九

方方:我们已经坚持多少天了?懒得数了

正月初十

方方:哀民生之多艰,长太息以掩涕

正月十一

方方:隔离流动的感染者,是最紧急的事

正月十二

方方:我们所有人,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

正月十三

方方:听到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,心里太难过了

正月十四

方方:从封城到今日是第十六天,还要再关十四天

正月十五

方方:抗疫战还在持续,我们也还在坚持。

正月十六

方方:生活那么艰难,但办法还是有的

正月十七

方方:转机随时可能出现

正月十八

方方:新生命的降临,是上天赐予的最好希望

正月十九

方方:武汉人的痛,不是喊喊标语就可以减缓的

正月二十

方方:感谢长江日报,给人们提供了一次畅快叫骂的机会

正月廿一

方方:你的人道精神有没有让你去为他们着想

正月廿二

方方:武汉,今夜我不关心脑残,我只关心你

正月廿三

方方: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,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

正月廿四

方方:不止你一个人痛苦和艰难,人活着有很多方式

正月廿五

方方:民在疫中泣 相煎何太急

正月廿六

方方:局势依然严重,但是拐点在望

正月廿七

方方:如果因染疫而死,那无异于他杀,我是于心不甘的!

正月廿八

方方:我的遗体捐国家,我老婆呢

正月廿九

方方:目前疫情的蔓延,并未完全控制

二月(2月23日-3月23日)

二月初一

方方:自己做的选择,就要勇于承担选择的结果

二月初二

方方:检验文明尺度的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

二月初三

方方:此曲终了,我们再寻解药

二月初四

方方:“不惜一切代价”,本质上不是科学决策

二月初五

方方:是的,活下来就好

二月初六

方方:我们的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肩上

二月初七

方方:集体的沉默,这是最可怕的

3月1日

方方:我们的眼泪还没有流完

3月2日

方方:让后人知道,武汉人经历过什么

3月3日

方方:你也要给我们大家一个说法

3月4日

方方:无数个民族的表达汇集成一个时代的表达

3月5日

方方:常识是深刻中的深刻

3月6日

方方:这种僵持还有多久,下周能结束吗

3月7日

方方: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?

3月8日

方方:线索来了,该查的,就顺着查吧

3月9日

方方:引咎辞职,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

3月10日

方方:记住,没有胜利,而是结束

3月11日

方方:一旦走到这一步,你还删得过来吗?

3月12日

方方: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?

3月13日

方方: 开辟一个空间,让我们同哭一场

3月14日

方方: 下一个吹哨人,该轮到谁?

3月15日

方方:这些天,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

3月16日

方方:借陆游三个字:错,错,错

3月17日

方方: 显然,生活将陆续恢复正常

3月18日

方方:那时的我们,就像今天的你们

3月19日

方方:我虽退休,但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

3月20日

方方:你看我怕不怕你们!

3月21日

方方:疫情看上去稳定,但人心似不太稳

3月22日

方方: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

3月23日

方方:所有的疑问,都无人回应

3月24日

方方日记完结篇: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

3月25日

武汉媒体札记|钟南山:本人爱憎分明 我不同意!

3月26日

方方转摘︱王家新:致敬方方的六十篇日记

更多《方方武汉日记》请点击阅读:

方方武汉封城日记(汇总)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